美国参议员对华有限脱钩报告概要(中文)

作者/编者:WTO快讯
作者单位:WTO快讯
创作年代:2021
出处/来源:WTO快讯
学科分类:国际经济与贸易
所属机构:Wells
文献语种:

摘要

2021年2月,美国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所在的“汤姆·科顿参议员办公室”公布了《击败中国——有目标的脱钩和经济持久战》研究报告。报告认为,美国目前正与中国处于战略竞争的状态,预计这一状态将持续多年,甚至不亚于美苏冷战时期。中美经济相互交织,特别是在国防、技术、药物等关键部门。对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要理顺中美之间这种相互交织关系,鼓励美国的战略同盟也要如法炮制,恢复美国的领导力。该报告尝试提出与中国“有目标的脱钩”的具体方案,并辅以一些减轻因此给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政策。报告还提出要部分整合美国若干关键的政府机构,为中美经济持久战做好准备。

关键词: 美国 中国 中美经济 战略竞争 脱钩 参议员 汤姆·科顿

正文

2021年2月,美国阿肯色州参议员汤姆·科顿(Tom Cotton)所在的“汤姆·科顿参议员办公室”公布了《击败中国——有目标的脱钩和经济持久战》研究报告。报告认为,美国目前正与中国处于战略竞争的状态,预计这一状态将持续多年,甚至不亚于美苏冷战时期。中美经济相互交织,特别是在国防、技术、药物等关键部门。对于美国的政策制定者来说,当务之急就是要理顺中美之间这种相互交织关系,鼓励美国的战略同盟也要如法炮制,恢复美国的领导力。该报告尝试提出与中国“有目标的脱钩”的具体方案,并辅以一些减轻因此给美国经济造成负面影响的政策。报告还提出要部分整合美国若干关键的政府机构,为中美经济持久战做好准备。

有目标的脱钩虽然会给美国带来成本,但与美国“消极等待”的代价而言,仍不足挂齿。美国不能坐以待毙,无视中国的崛起,把美国的世界领导地位拱手让人。美国应该积极采取行动,避免悲惨命运的发生。

一、有目标的脱钩

与中国“有目标的脱钩”战略包含以下目标:
恢复与美国国家安全相关领域的国内产能;
在部分战略性领域维持对中国的科技优势;
维持美元的主导地位;
迟缓中国的经济增长。

有目标的脱钩除了需要美国的政策制定者广泛关注贸易、投资等领域,还要关注高等教育、娱乐、半导体、电信、稀土元素、关键矿物质、医药供给和设备、人工智能以及量子计算机等领域。

(一)违规者、制裁和贸易
对中国知识产权窃取的肇事者和受益者进行制裁;
扩大美国财政部外国资产管制办公室的职权范围,进一步推动实施上述制裁措施;
加强美国情报界的情报搜集,特别是与中国经济和技术发展相关的情报搜集;
对从事反竞争活动的中国企业征收特定的进口关税;
对面向所有中国终端用户的某些先进技术收紧出口管制措施;
撤销中国的“永久正常贸易关系”。

(二)投资
扩大美国对中国投资限制的范围,包括对中国科技企业、与中国共产党相关联的企业、涉及侵犯人权的中国企业的投资;
限制美国投资基金(包括公共和私人养老基金)对中国市场的某些投资;
要求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CFIUS)以“推定拒绝”的方式审查中国对美国战略部门的投资。

(三)高等教育
禁止美国的大学、实验室以及其他研究机构接受来自中国政府或名义上是私人实体但实际上代表中国政府的资金资助;
限制美国大学的教师职工接受与中国政府相关联的实体的补偿金;
终止美国高等教育在中国的“卫星大学体系”;
禁止中国的本科生和研究生在美国从事敏感的“科学、技术、工程、数学”(STEM)领域的学习和研究活动;
扩大美国国务院“Visa Mantis项目”(一种严格的签证审查程序)的范围,严格审查中国公民的签证申请;
终止中国公民10年多次入境的签证项目。

(四)娱乐
禁止中国对美国电影和电视工作室、流媒体服务、电影电视播放平台(如剧院、有线和广播电视提供商)的投资;
终止美国国防部、中央情报局、联邦调查局对播放内容受中国共产党审查的美国工作室的情报支持。

(五)半导体
禁止向中国实体销售由美国技术研发或制造的尖端半导体、半导体设备和软件设计工具;
探索建立一套多边半导体贸易和出口管制体系;
通过美国联邦资助以及公私伙伴关系(PPP)升级美国的半导体制造产能。

(六)电信和5G
继续采取措施,限制中国企业扩大其在全球5G技术和电信网络方面的领先地位,对华为公司加强制裁力度;
与美国的盟友一起,在合理的时限内制定可靠的5G技术替代方案;
建立以美国主导的5G技术联盟。

(七)关键矿物质和稀土元素
将稀土的外部供应来源多元化,降低对中国的依赖度;
建立美国国内的稀土生产和加工基础设施,当遇到危机或旷日持久的冲突时,确保能迅速升级产能;
设定一个具体日期,届时将禁止美国联邦采购包含由中国开采或加工的稀土和关键矿物质的产品;
建立一套国家稀土库存战略,为战时的军事和经济活动做好充足准备。

(八)药物和医疗设备
设定一个具体日期,禁止联邦采购和报销包含由中国生产的活性药物成分的药物;
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应做出规定,所有在美国市场销售的药物,应就其活性药物成分标上显眼的原产国标签;
建立“国家库存战略”,确保在危机时期(至少六个月)维持足够的医疗供给和设备;
维持足够的国内医疗设备生产,确保在六个月的危机时期内增加生产,满足需求;

(九)人工智能和量子计算机
探索与美国的盟友实现数据共享并达成数据出口管制协定;
关闭美国在中国的人工智能研发中心,同样地也关闭中国在美国的人工智能研发中心。

二、减轻脱钩造成的负面影响

有目标的脱钩肯定会给美国造成负面影响,产生一定的风险,但是如果美国政府能及时出台相应政策,就能够减轻这种负面影响。

为美国的产品打开新市场,开展高标准的双边贸易协定谈判,把美国的就业和出口摆在优先位置;
利用美国国际开发署、国际发展金融公司、进出口银行等机构帮助美国企业找到新用户,降低对中国供应链的依赖,打    击中国主导关键技术销售的活动;
降低中国对国际组织和标准制定机构的影响力,与美国的盟友共同建立新的组织;
开展自上而下的监管和税收审查,加速发展先进技术,重拾美国在关键战略行业的领导力;
通过对美国工程师和专业人士的培训,充实美国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的人才储备;
加强对研发活动的联邦支持,恢复到冷战水平,并辅以严格的管制措施,确保美国的研究成果不会外流到中国。

三、美国联邦政府的领导力

(一)当前的不足
在2017年之前,美国政府在与中国开打经济持久战方面的表现可以说是差强人意的,主要有以下几点原因:
在特朗普政府之前,选出来的国家领导人和政客未能认识到并采取措施有效应对中国方面带来的挑战;
大部分涉及与中国经济竞争相关的美国主管部门,把主要精力放在经济发展和公司利益上,而不是国家安全和战略竞争;
五家独立的政府机构负责美国的出口管制许可,而其中的一些主管机构(特别是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没有发挥应尽的职责;
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一直以来都有严重的漏洞,直到近来才有所好转;
美国政府未能对美国工业基础的下滑以及对外部供应链的依赖引起足够的重视;
对美国研究型企业的监管不够充分。

美国联邦政府并没有做好与中国相竞争的准备,给美国的国家安全造成损害。

(二)将来采取的措施
美国政府应采取以下措施,为中美经济持久战做好准备:
将美国联邦政府各个独立的出口管制许可机构合并为一个机构,并将该机构设立在美国国务院下;
给美国国防部长赋予一个新的角色——美国外资投资委员会副主席,确保美国财政部能够处理由美国国防部及其他相关部门提出的与国家安全相关的问题;
赋予美国商务部一项职责,持续分析美国的工业基础和供应链,每年出具一份关于美国工业基础和关键中间品对外依存度的分析报告,制定美国供应链问题的应急预案;
赋予美国商务部一项职责,支持美国关键部门制造业的再生再造;
建立一个永久性的跨机构委员会,监管美国研究型企业的安全问题,协调对研发投入的联邦资金,制定并执行严格的内部威胁和外部影响政策。
来源:WTO快讯

阅读全文

为你推荐RECOMMEND

收藏
翻译服务
下 载

该文档为付费内容,请购买后阅读全文

翻译服务

美国参议员对华有限脱钩报告概要(中文)

我们提供文献翻译服务,请填写您的联系方式,方便我们与您取得联系

提交
客服热线:13801067850 座机:010-88578296

提交成功

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与您取得联系,请保持手机联系方式畅通